• <object id="bav2w"><option id="bav2w"></option></object>
  • <var id="bav2w"><ruby id="bav2w"></ruby></var>
  •   

    法務專欄

    “友情”出任股東,當心被追加為被執行人

    2019年08月28日  轉摘自:微信公眾號“問律”

        執行案件中,如果被執行公司負債累累瀕臨破產,沒有財產可供執行,屬于“執行不能”。但如果被執行公司的股東存在“抽逃出資”的情形,該股東就應該在抽逃出資的范圍內對申請人承擔責任。近日,北京一中院就審理了一起追加被執行人的案件。
     
        案情回顧:
        某公司欠銀行貸款本金600萬元及利息、復利、逾期利息,執行過程中發現該公司無財產可供執行,執行案件中止。
        后銀行向執行裁決庭申請追加該公司股東王某為被執行人。王某稱,自己與該公司的老板是朋友關系,當時老板朋友找王某幫忙,以王某名義做股東是為了多占股份,以便掌握公司話語權。王某出于友情考慮答應朋友,自己沒有出資過而且對于公司一切經營都不知情。
    法院審理查明,該被執行人公司于1999年成立,注冊資金5000萬元,其中王某出資50萬元,占1%。王某等股東出資時投入的注冊資金是由某投資公司賬戶轉入該公司名下賬戶內,而同日該公司又將上述款項轉回了上述投資公司賬戶。
     
        審理結果: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八條規定:“作為被執行人的企業法人,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抽逃出資的股東、出資人為被執行人,在抽逃出資的范圍內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DIV>
    本案中,王某等股東出資時投入的注冊資金是由某投資公司賬戶轉入該公司名下賬戶內,而同日該公司又將上述款項轉回了上述投資公司賬戶,符合抽逃注冊資金的特征,故認定王某于1999年對公司投入注冊資金后,隨即將該注冊資金抽逃,應在其抽逃注冊資金的50萬元范圍內承擔責任。
     
        法官說法:
        上述案件中,根據王某所稱,其因為“友情”成為股東,但因其中所謂介紹的“朋友”早已不見蹤影,王某的抗辯沒有證據支持,法院無法采信?,F實生活中不免存在類似的情形,友情做法定代表人、友情擔任股東的,但這種“友情”其實是有很大法律風險的。因為工商信息登記具有公示效力,合同相對人會基于這些登記信息判斷公司的實力以及承擔責任的狀態,從而決定是否進行商業往來。所以,這種所謂的“友情幫助”也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自2016年12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施行以來,北京一中院執行二庭共受理271件追加被執行人的案件,因收集證據或和解履行等原因撤回申請103件外,實際審理168件,裁定追加被執行人共計46件,追加比率為27.4%,執行中追加程序大大有利于申請執行人減輕訴累,及時兌現債權。
     
        法官提醒:
        法院在執行中,如果符合法定情形,可以追加第三人為案件的被執行人,執行第三人的財產。但是需要說明的是,由于追加被執行人涉及生效文書以外第三人承擔責任,法院是不可以依職權追加的。需要申請執行人主動申請追加,并參照民事訴訟規則提供證據,法院才能進行審查。

    (集團風險管理部供稿)

    誠聘英才 | 屬下網站 | 網站地圖 | 友情鏈接 |




      Copyright ? 2015 gzti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粵ICP備09048296-2號(ICP備案可在工信部網站查詢)
                
    75秒速赛车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