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bav2w"><option id="bav2w"></option></object>
  • <var id="bav2w"><ruby id="bav2w"></ruby></var>
  •   

    法務專欄

    暴雨致車受損,財產保險大數據告訴您如何應對

    2019年07月10日  轉摘自:微信公眾號:iCourt法秀

        截止2018年底,全國汽車保有量達2.4億輛,比2017年增長10.51%。
        從車輛類型看,小型載客汽車保有量達2.01億輛,首次突破2億輛;私家車(私人小微型載客汽車)持續快速增長,2018年保有量達1.89億輛。業內普遍預計今年(2019年)中國汽車保有量將超美國,成為世界第一。
        隨著機動車輛的迅速普及和發展,自1988年起,機動車輛保險保費占比一直位列中國財產保險各險種之首。
        每年的暴雨季節,又有大量涉及水淹車造成車輛發動機受損的事故,因發動機價值高、保險雙方對保險條款的不同理解等原因而引發的糾紛數量不少。
        近日各地也暴雨不斷,一旦被保險人起訴保險公司,絕大多數情況下保險公司都處于敗訴的境地。
    筆者擁有12年保險公估從業經歷和6年保險律師經驗,持有全國保險公估人和律師雙重資格證,通過對全國2018年公開的所有“因暴雨致車輛發動機損壞的財產保險合同糾紛”的司法文書,進行檢索分析,形成本大數據報告。報告從不同角度結合從業經驗對該類糾紛進行了具體分析。
     
        一、檢索步驟與結果
      (一)檢索步驟
       案例來源:Alpha案例庫
       裁判年份:2018年
       案由:“財產保險合同糾紛”
       全文:同句“機動車 商業保險”;法院認為包含:“暴雨”
       地域:全國
       案件數據采集時間:2019年6月2日
     (二)檢索結果
      根據上述檢索條件,共檢索到裁判文書248份。后經篩選,剔除掉明顯不是降雨造成車輛發動機損失的部分,以及手動增加2018年審判中涉及2017年一審和2019年6月2日之前二審/再審的部分,共計210個糾紛、274份司法文書。
    (說明:受限于裁判文書的公開程度、公布時間以及人為輔助篩選的因素,本文數據與實際審結情況可能存在一定的誤差。)
     (三)糾紛產生的根源
      此類“因暴雨致車輛發動機損壞的財產保險合同糾紛”主要源于《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條款》“保險責任”條款和“責任免除”條款的規定存在歧義,具體如下:
         “保險責任”條款(部分摘錄)
        保險期間內,被保險人或其允許的駕駛人在使用被保險機動車過程中,因雷擊、暴風、暴雨、洪水、龍卷風、冰雹、臺風、熱帶風暴造成被保險機動車的直接損失,且不屬于免除保險人責任的范圍,保險人依照本保險合同的約定負責賠償。
        “責任免除”條款(部分摘錄)
        發動機進水后導致的發動機損壞保險人不負責賠償。
     
        那么,問題來啦——
        暴雨條件下導致發動機進水,再致發動機損壞,是否屬于《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條款》的除外責任?
       另外,《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條款》附加險有一款“發動機涉水損失險”,保險公司通常會以被保險人未附加“發動機涉水損失險”為由,拒絕賠償暴雨情況下發動機因涉水而受損的情形。
    如果被保險人未附加投?!鞍l動機涉水損失險”,是否意味著保險公司無需賠償“因暴雨致車輛發動機的損壞”呢?本文通過大數據告訴您答案。
        二、案件數據告訴你真相
      (一)出險時間分布
       此類“因暴雨致車輛發動機損壞”的訴訟案件多發于6-8月,與夏季暴雨高發時間段相吻合。
      (二)地域分布
        與大眾普遍認為南方暴雨多、案件數量相應多的印象不同,此類“因暴雨致車輛發動機損壞”的訴訟案件數量最多的三個省份均位于北方,分別是:
        山東省44件(占比20.95%)、河北省38件(占比18.10%)、天津市20件(占比9.52%),三省市訴訟數量總和占比接近50%。
        這可能與當地汽車保有量、城市基礎設施水平、異常天氣頻度、重特大災害預警機制、保險公司理賠指導方針等等相關。
        (三)保險雙方勝訴對比及法院裁判規則
        1. 保險雙方勝訴對比
        210件“因暴雨致車輛發動機損壞”的訴訟案件中,被保險人勝訴的案件達191件(占比91%),保險公司勝訴的案件18件(占比9%),另有1件法院根據案情酌定雙方各自承擔一定比例的責任。
        2. 二審改判率
        在210個糾紛中,有104件經過二審審理,其中9件改判,二審改判率約為9%。
    在這104件上訴案件中,被保險人(原審原告)提起上訴的有11件,其中3件支持了被保險人(原審原告)的上訴理由,改判率達27%;保險公司(原審被告)提起上訴的有93件,其中6件支持了保險公司(原審被告)的上訴理由,改判率達6%。
        由此可見,被保險人提起上訴后,法院支持其上訴理由并改判的比例是保險公司的四倍多。
        3. 被保險人附加投?!鞍l動機涉水損失險”的比例
        據檢索的數據顯示,被保險人在購買車險時,僅有9%的人附加投保了“發動機涉水損失險”,但未附加此險種的被保險人,并不意味著暴雨情況下發動機受損保險公司就不用賠付。
        即使投保了“發動機涉水損失險”,由于該附加險的免賠率較高(通常為15%),被保險人也可以 “暴雨”為事故近因,援引主條款(而非附加條款)來獲得更多的保險賠償金。
        4. 保險公司勝訴理由
        在保險公司為數不多勝訴的19件(含1件部分勝訴)案件中,法院的裁判規則主要有兩類:
      (1)被保險人無法提供暴雨的證據
       其中7件,被保險人無法提供有效證據證明是由于暴雨造成車輛發動機受損的(或者說車輛涉水行駛時,雨量未達到保險合同規定的暴雨量級);
      (2)法院認定保險合同中的免責條款有效
       其中12件,法院認可保險公司已經就免責條款向投保人或被保險人盡到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保險合同中“發動機進水后導致的發動機損壞”的免責條款有效。
       5. 被保險人勝訴的主要裁判規則
       從大數據統計來看,此類訴訟中被保險人(即原告)的勝算遠遠大于被告保險公司,法院的主要裁判規則匯總如下:
        保險公司對免責條款未明確說明,免責條款無效
        暴雨是發動機進水受損的近因,屬于保險責任范圍
        保險公司提供的格式條款出現兩種以上解釋時,應作出有利于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的解釋
        保險條款中將“發動機進水后導致的發動機損壞”作為免責情形,則與保險條款中“暴雨”致發動機進水而受損的承保責任相矛盾。對免責條款產生歧義的情況下,因保險條款系保險人單方擬定的格式條款,應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
        保險公司提供的格式條款中免除保險人依法應承擔義務的條款無效
        保險金額是按機動車實際價值確定,而發動機是機動車最重要、價值最大的部件。保險責任范圍內的諸多原因如暴雨、洪水、臺風甚至碰撞、傾覆等均可能直接或間接導致發動機進水損壞。保險條款的真實意思若為包括保險責任范圍原因(如暴雨)造成的發動機進水損壞亦免賠,則該條款屬免除保險人主要應承擔義務的格式條款,根據《保險法》第十九條第一項的規定,亦應認定無效。
    駕駛人不存在操作失誤或故意涉水造成發動機受損的情形
       投保單及投保人聲明并非投保人本人簽名
       證明保險人對免責條款未履行提示說明義務,免責條款無效。
     (四)賠償金額確定及第三方損失評估
       1. 法院判決支持的爭議金額區間圖
       由于發動機是機動車最重要、價值最大的部件,維修和更換所花費的金額遠大于車輛其他部件,涉案保險賠償金也遠大于其它普通的車輛擦碰事故,這也是此類車輛涉水行駛致發動機受損事故糾紛高居不下的主要原因之一。
       通過對191個被保險人勝訴的案件統計,平均維修賠償金額約為14萬元。其中一個最大案值的案件僅車輛損失賠償就超過85萬元。
       2. 通過第三方評估確定損失金額
       除了保險雙方對保險責任認定的爭議焦點,另外一個爭議焦點是對車輛損失金額的確定。因此,具有鑒定資質的第三方評估意見,對法官確定損失金額有很大的借鑒作用。
       在191件被保險人勝訴的案件中,約71%的案件有第三方出具的損失評估報告,具體情形如下:
    56件(占比29%)
       通過被保險人提供詳實的車輛維修結算單、維修發票、修理廠證明等資料,法院認可了被保險人訴請的損失金額;
       39件(占比20%)
       被保險人起訴前單方委托第三方評估機構進行損失金額的評估,并提交了與評估金額相符的維修發票、維修結算單,最終法院認可了被保險人單方委托的評估金額;
       64件(占比34%)
       在訴訟中,保險當事人通過法院委托有資質的第三方鑒定機構進行損失評估,保險雙方受該評估結果的約束;
       32件(占比17%)
       被保險人起訴前單方委托第三方評估機構進行損失金額評估,并以此金額作為訴求金額,訴訟中保險公司對被保險人單方委托評估提出質疑,并向法院申請重新鑒定,法院重新委托第三方鑒定機構對損失金額進行評估。
       3. 筆跡鑒定
       除去上述車輛損失鑒定之外,此類保險糾紛中也出現了被保險人申請筆跡鑒定的情形,即鑒定《投保單》和《投保人聲明》中的簽名是否為被保險人本人所簽,以證明保險人并未就保險條款中的免責條款履行向被保險人明確告知的義務,從而認定保險條款中免責條款無效。
    在191件被保險人勝訴的案件中,有9件被保險人申請了筆跡鑒定,并鑒定出《投保單》和《投保人聲明》中的簽名并非被保險人本人所簽,免責條款無效,被保險人勝訴。
     
       三、結束語
       當今社會,保險早已進入千家萬戶,車險、人身險等幾乎與每個人息息相關。從大的方面講,保險發揮了經濟“助推器”和社會“穩定器”作用;從小的方面講,保險能夠幫助個人和家庭轉移潛在風險,提升安全感,保證生活質量。
    保險合同屬于民商事合同的范疇,除了具有一般合同的共性之外,又具有自己獨特性,并且有專門的特別法——《保險法》。同時,保險有自己獨特的四大原則,包括:保險利益原則、最大誠信原則、近因原則、損失補償原則。
       正是基于保險的重要性和特殊性,作為被保險人,要科學地選擇適合自身需求的險種和條款,了解自己的權利和義務,才能在災害和意外發生時得到合法救助,更好地維護自身的權益;作為保險人,需要在承保前“睜大雙眼”,識別逆選擇和進行合理的風險管控,承保時按照法律規定的流程和程序向客戶進行提示和明確說明,理賠時按照法律和合同約定及時、合理給付保險金,這樣的保險市場才能按照健康的方向發展,推動社會進步。

    (集團風險管理部供稿)

    誠聘英才 | 屬下網站 | 網站地圖 | 友情鏈接 |




      Copyright ? 2015 gzti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粵ICP備09048296-2號(ICP備案可在工信部網站查詢)
                
    75秒速赛车全天计划